janice

嘿为啥写着写着又虐了

傻洋姜:

【最近没啥产出,都歪到一边去了,真是抱歉。看影评的时候偶然看到这三段话,突然有些明白了曹荀之间的问题。资料来源于刘小枫写给《十诫》之二“你不可妄称你主上之名”的影评。】


“什么叫道德?道德把生活中的事分为善和恶,善是完满的,恶是有欠缺的。人的生活不可能是完善的,人的生命总有欠缺。这样看来,你如今的两种选择都会是恶的。不过,你用什么尺度来衡量一件事是完满的还是有欠缺的?给事物的自在目的排上等级秩序,某物的存在目的高于另一物。靠这样的等级秩序,你才可以知道善的选择——更高的(等于更完满的)存在目的,譬如说新生命的存在权利高于垂死生命的存在权利。”

“自由主义伦理观承认不同的善在生活中的冲突——承认这种冲突不可解决,道理就在这里。这与道德相对论不相干,倒可以说是一种道德牵缠论:对个体人的选择来说,善与恶是相互牵缠在一起的。在道德牵缠中,个体人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它不可推卸或转让。”

“基斯洛夫斯基的自由伦理观关注和强调的不是自由决断本身——似乎无论如何只要作出一个抉择就可成为自由的个体,而是自由决断背后的道德承负。这道德承负牵涉到两个问题:自由决断的依据究竟是什么以及决断之后的道德处境。”



从这个角度看,就是老板和文若在道德理解和构建上有了最直接的差别,从而影响了他们的抉择。在现代社会里大部分人的心里大概没有很多人会肯定地认为老板就是错的(在这里假设他是文若最直接的死因),因为古代构建的那一套伦理纲常于我们而言不再适用。

如果用虐文的心理去看待,他们或许从来都不在同一个思想世界里,尽管在现实中他们显得如此亲密(在我的脑补里)。

但这样的冲突并不区分对错,因为承认不同的善在生活中的冲突并承认它不可解决。

老曹一路而上,承载骂名,被著名同人文黑了千年。文若郁郁而终,流芳百世。

这是他们选的路,他们的道德承负,一切都如此地理智冷静。



但是回头一想,文若临走前有没有遗恨,恨自己欣赏他,恨自己托付他,而他如豺狼虎豹。老曹又有没有遗恨,恨自己赞许他,恨自己信任他,到头来却求而不得,得而不舍。

总而言之,他们的关系在我心里像松掉的牙,酸痛,有缝隙,摇摇欲坠。

但是却从未丧失过,想要拥有对方的欲望。

欲望从心底升腾而起,与道德无关。

评论

热度(29)

  1. janice傻洋姜 转载了此文字